比特币虽然命运多舛,但区块链前景不可限量

  ■ 文 | 鸿观察 张洪平

自中国大陆宣布将于10月底关闭比特币交易以来,比特币的价格经历了一轮“过山车”行情。9月一度跌至25000元左右,10月又冲高至接近40000元,似乎显示出了顽强的生命力?

不过,这种高价却是很脆弱的。根据澎湃新闻报道,中国大陆关闭场内交易之后,大陆比特币玩家大量转移至香港,由于部分交易所可以做期货,大约有10-20倍的杠杆。再结合场外交易即使在“爆发”之后,交易额也仅有前期场内交易量的1/100,可以看出,参与比特币交易的玩家数量已经大大减少,而少数炒家在借助杠杆的放大作用,勉强维持住了比特币的价格。

比特币虽然命运多舛,但区块链前景不可限量

不过很难想象这些炒家完全是用自由资金在支撑的。考虑到资金的借用成本,和全球已经进入货币紧缩周期的事实,再加上越来越多国家对炒作数字资产风险重视度的上升,监管政策也会越来越密集,这种缺乏基础的高价恐怕难以持续太长时间。难道是少数早期囤币者为了寻找接盘侠而故意作的局?不是没有可能。

另一方面,官方发行的数字货币也在紧锣密鼓地筹备当中。实际上,从2016年下半年起,中国对官方法定数字货币的讨论就越来越多。2017年9月中国印钞造币总公司还设立区块链研究院,跟踪研究数字货币技术,这被外界普遍视为中国政府正加速研究推出数字货币的前兆。中国有可能成为首个发行官方法定数字货币的国家。

当然,这个过程不会是一蹴而就的,而且最终成品也会和比特币之类的数字资产有较大差异,更像是一种基于密码学的数字法币。现在的悬念是这种新的法定数字货币,其结算方式是类似于现在的网上银行模式的实时集中清算,还是可以离线的点对点结算。如果是后者的话,应用前景还会更广阔一些,使用可能也会更方面。

货币归根结底是交易的媒介和储藏财富的手段,本质是信用的体现。所以要在一个长时段里发挥货币的作用,这种媒介必须具备相当的信用。而现阶段和可预见的未来,最强的信用仍然来自政府的强力手段。假如现在有人拿出民国时期的金圆券,那只能叫古董。

即使比特币等私人数字货币成不了主流,但区块链技术却大有可为。比如数字产权认证。我们可以想象一下,在租房市场,如果法律强制房东或中介,在出租房屋前必须出示房屋的拥有官方或第三方认证的、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所有权证明,那么假房源的问题想必会少很多。

比特币虽然命运多舛,但区块链前景不可限量

在此基础之上,还能使远程在线抵押、交易成为可能。资产的数字化将使交易更便捷,可以进行更深多领域的应用探索,甚至能进行国际间的直接交易,如大宗商品、期货,贵重品(房产、珠宝、古玩、艺术平等)的远距离抵押、交易等等。

当然,这一切也需要配套的法律。只有出现了明确的判例,才能对未来建立在区块链基础上的产权保护起作用,才能树立公众对此的信心。“从零到一”会很慢,但一旦突破了临界值,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,之后的“从一到一万”会飞快完成。

此外,国家之间的合作对应用范围的拓展也不可或缺。数字技术先天具有易于跨地域、跨国际传播的特点。当新的技术积累拼凑齐了所需的拼图之时,实现从量到质的突破就只差最后一层窗户纸了。突破是必然的,偶然性只是在于由谁来完成,大家都在拼命狂奔,但历史只会记住第一个冲过终点线的。

区块链作为新生事物,其应用范围和深度还有待探索,就像电力在诞生之初,人们也不知道它有什么用处。不过,随着人类行为与互联网及数字技术的融合越来越深入,类似区块链的密码学技术的前景一定是不可限量的。


相关新闻

评论